“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对科学工作者的基本尊重不能少

——“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与“韩春雨事件”不可同日而语

文/马进彪

近日,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研究项目宣称已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该项目目前被推荐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项目公示后受到公众普遍关注和讨论(www.hrbdw.com)。记者注意到,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研究项目名称为 “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发展牛顿物理学”。据悉,该项目中宣称已推翻误导物理学界和人类认识世界基本方法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科学的健康发展扫清了一个巨大障碍。(大众网6月22日)

对于学术造假行为,曾在不少大学都出现过,各自的研究方向和成果也很偏门,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就是“韩春雨事件”。他从一所普通大学教师到“诺奖级”重大发现者,最后跌落神坛,再后来,韩春雨的生活轨迹便被置于偌大的社会聚光灯下,几年来他依就是个学术界的“名人”。

但是,这次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的“已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并不等同于“韩春雨事件”。因为没有迹象表明李子丰属于学术造假,而他只是以自己的论述方式和自己的理论解构了爱因斯坦相对论,并给出了自己的“结论”,虽然对于这个项目大家基本上都不认可,但这依就不是一个学术造假事件。

而基于这个根本的基点,就可以说它属于科学研究的正常路径和一般化行为,而有了这样的基本认知,后面的解读也就有了基本坐标和语调。对于一个科学工作者来说,追求真理是终生无限的价值目标。而总体上讲,科学的发展进步也正是在这种不懈的努力中来获得实现的,即“大胆设想,小心求证”。

但在一个社会中,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会有改变人类总体认知的重大发现,然而却存在着这样的必然性:即在一定的概率之中,哪怕是极小的概率,也总会有人成为其中的佼佼者,而其中的大部分人则会成为极大的分母。但这是正常现象,因为其中的大部分科学家和学术研究者都成为了科学研究的氛围制造者,和使科研氛围可持续下去的维护者。

科学的发展进步在于两个重要方面,一个是有了纯粹的新发现,如直接发现了新恒星,或发现了新物质或物种等;另一个则是,在前人的认知基础上又推翻了前人的认知,如哥白尼推翻了地心说而提出了日心说,而后日心说又被现代认知所推翻。而这其中,在前人的认知基础上又推翻了前人的认知更是相对而言概率较大的方面。所以,我们并不应嘲笑李子丰们,哪怕他们的项目是不成熟的和有缺陷的,因为大多数的他们才是科学研究发展进步最普遍的基础驱动力和最接地气的主流动力源。

因此,对于这次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的“已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人们还是要给予理性地看待,而不必冷嘲热讽。科学研究范畴内的事,就要用科学方法来解读评估,当然这也包括科学态度的批评在内,因为批评的语言态势已注定了科学批评的出发点和本质目的。

从总体上来说,每个人都有维护社会良好科研氛围的义务,不管你是不是科学工作者,这是一道关系着全社会对科研事业基本认知的命题,其基本内涵就是两个字:尊重。因此,对于“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来说,无论对错,对科学工作者的基本尊重都不能少。

主营产品:水肥一体化施肥机,全自动雾化打药机,灌溉pe管材管件,给水PVC管材管件